第一章《邮轮上的邂逅》4

这天傍晚,乌斯娅娜的男友从公司回来告诉他,听说她来了,有两个朋友约到一块去Noma餐厅吃晚饭。乌斯娅娜换了衣服,身着浅绿色的上衣,下面是淡紫色的短裙。与特里尔一同出了公寓,来到街头。Noma餐厅离公寓只有两个街区,他们于是走着过去。

她的裙摆在风中摇曳,漂亮的金色长发也随风飘荡,走在街头是一道亮丽的风景。她身边的特里尔由此感到非常的自豪,脚步轻快,神采飞扬。

她挽着他的手告诉他,下午接到外祖母的电话,病重中的外祖母想要见见她的男朋友,她答了外祖母。

特里尔是做汽车销售的,为难地告诉她,近期公司有个代理项目要落实,确实不能与她成行。她掩饰不住失望的心情。

Noma餐厅位于哥本哈根市中心的克里斯蒂安,是二星级米其林餐厅,以创意北欧菜而闻名。Noma在丹麦语中是“北欧”和“食物”的意思,透出浓浓的北欧古朴、典雅的风格,来此用餐者不仅可品尝到美味佳肴,还可以欣赏到城市内港的美妙风光。

他们到了餐厅进去后,朋友夫妇已在等候,他们是做汽车润滑油生意的,显得雍容华贵。他向他们介绍了乌斯娅娜,说她是一位诗人,有一本诗集正待出版。他们称赞她不但人漂亮,而且很有才情。

不一会他们要的塔塔酱丹麦牛肉配芹菜和黑蚂蚁、干草熏鹌鹑蛋、活鰲虾、夏日豆子配甘菊等上来了。

特里尔兴致很高地跟他们夫妇聊着生意上的事,乌斯娅娜对生意一窍不通,只是礼节性地听着。

吃饭的过程中,她又接到外祖母打来的电话。说明天去小镇看她,一定得把男朋友带上。

“外祖母,看你说的。”她内心有些难过,她是在外祖母家长大的,自己与特里尔处朋友六年了,也没带回给外祖母看看。

“不过,一定要赶在我去上帝报到之前,看看我现在吃的那些五颜六色的药片,你都不会相信自己的眼睛。”

接完电话她回到餐桌旁,因外祖母病重,加之男友不能同她一起去看望,她有些心事重重和闷闷不乐。

她先用完餐,起身去洗手间。餐厅的门被再次推开,刘喆走了进来,听说这是一家很有名气的餐厅,他特意赶来尝尝。他路过乌斯娅娜那桌走到里面的空座上坐下,一位女服务员上前问他需要什么,他埋头看菜单。这时她从洗手间出来,他们那桌于是散了,她随特里尔往外走去。

刘喆点了一个六分熟的牛排,服务员安排去了。当他抬起头时,她随男友已出了餐厅,不经意间的擦肩而过。

刘喆要的牛排上来了,他又要了两扎啤酒。他平时极少饮酒,喝完酒后感觉头有些沉重,结了帐出了餐厅。

华灯初上,夜晚的街头行走的人不多,他一人走着显得形影孤寂。他拿出手机竟鬼使神差地给阿丹拨了电话。

此时的北京时间已是后半夜,阿丹正由经纪公司的马总开车送回家。阿丹的手机声响了,她看了看号码见是刘喆的,皱了皱眉不知该不该接,看了一眼马总。

她接了电话说自己刚从录音棚出来,马总正送自己回家。问他这么晚了来电话是不是有什么要紧的事。他这才意识到在国内已是第二天的凌晨二三点了,听到她与马涛在一起,他才想起自己跟阿丹已经结束了。

马涛从阿丹手中接过电话,问道:“是刘喆吗?阿丹现在有我的保护,你就放心吧。阿丹的新歌碟就要上市发行了,只可惜不是由你作曲,对此我也表示遗憾。”

他继续踽踽而行,街头的路灯扫着他阴郁的脸。路边有个拉着手风琴的流浪歌手在唱着歌,脸上虽然饱经风霜,但神情怡然,很享受自由歌唱的这份感觉。夕阳照在他古铜色,充满皱纹的脸上。

他走了过去,一边用英语说着,一边比划着,示意自己来试一下。那人明白了他的意思,把手风琴的背带从自己的肩上取下,他接过边拉边用英语唱起了一首丹麦流行音乐《你忘了吗》:

刘喆的演唱使过路的人纷纷站下聆听,他们还没见过一个黄皮肤的外国人在这街头演唱,而他的演唱颇具专业水准。不少人上前把钱放到他的脚前。

乌斯娅娜和特里尔从Noma餐厅出来后,走出不远便与朋友分了手,此时正伏在不远处的桥栏上观看内港停泊的千家渔火。听到他的歌声也被吸引住,走了过去。

在人群中听着的乌斯娅娜看着刘喆,似乎感到有些面熟,但因天暗也不大看得清,一时也想不起。

刘喆忘情地唱着这首歌,并融入了自己的生活体验,唱完后围着听歌的人们不由鼓掌喝彩,有更多的人上前放钱。他放下手风琴,把脚下的钱捡起,塞到了那个流浪艺人用废罐头做的钱罐里,冲他友好笑笑然后离开。

人们纷纷议论,乌斯娅娜猛然想起了他是那个在邮轮上,给她讲牛郎织女故事的叫刘喆的中国小伙。她脸上有了惊喜,想上追上去招呼他,可他已钻进一辆路过的的士,很快离去了。

她点点头:“是的,它是目前丹麦最有影响力的一家出版社,也不知稿件的处理情况怎样?”

“对了,在邮轮上时我写了首关于日落的诗,等着我去拿来读给你听。”她走到自己的提箱处,打开取出了那本《诺德布朗德诗选》。

她翻了翻却不见了那首诗:“我写好后明明就卡在书里的。”随后又在提箱里找,还是不见,于是站起来很是郁闷。

“现在要重新拾起句子,已没有了当初的感悟和灵性,哪能说写就写。”她说着心情更为郁闷。

特里尔抱住她,给她热烈的吻,想安慰她。可情绪受到破坏的她拒绝了他的亲吻,说自己有些疲惫想早些休息。特里尔尽管心头不悦,也只好作罢。沐浴后,虽睡在同一张床上,可相安无事。

刘喆走回自己所住的瓦尔比宾馆,在总台看到了一张丹麦游览的宣传海报。他随手拿了一张,回到客房洗完澡,穿着睡衣坐在沙发上,看着上面的介绍,赫尔辛格小城的宣传引起了他的注意。他想到在船上那个叫乌斯娅娜的女孩,给他也提到过这个小镇,他决定去这个小镇看看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