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章 酒吧奇遇1

第四章 酒吧奇遇1

By : -

阿丹出了新碟后,马涛说要庆贺一下,带她去云南旅游。她虽然不想去,但也不好驳了他面子,以后在歌坛的发展还要靠他。而且他还答应给她开个人全国巡回演唱会,这是令多少歌星梦寐以求的事。

他们先去的大理,游览了苍山洱海,也去了三塔寺和蝴蝶泉。后来又到了丽江古城,丽江她是来过的,是三年前跟刘喆一块来的,那时他们玩得很开心,在一米阳光酒吧听歌,也上去唱两首,赢得阵阵喝彩。在小食店品味当地的风味食品,逛累了她便要刘喆背着他走回住宿的民居。那时他们没有多少钱,不能住豪华宾馆,不能进高档餐厅,但他们玩得非常的开心,快乐地感受着这里的阳光和空气。

这次出来住的是五星级酒店,吃的是山珍海味,可她却高兴不起来,更不要说快乐了。行走在古城,空气中仿佛还弥漫着那时她和刘喆的气息,这样一来就毫无了游兴,显得并不开心。马涛问她怎么了,她以身体不舒服搪塞。当然真实的原因马涛是不懂得也是不知道的,在他的眼里,阿丹就是一个贪图名誉、享受富贵的女子,只要给她出名的机会和大把的钞票,就是他的囊中之物,跟别的想出名的歌星没有什么两样。在一些特质上阿丹确也如此,为了发展和成名不就放弃了刘喆吗?可当这一切似乎唾手可得时,她却快乐不起来,怀念起跟刘喆在一起打拼时,虽苦但快乐的日子。她不知道自己究竟想要什么,内心感到一片茫然和空虚。

他们从云南回到北京后,从各地反馈的信息,阿丹新出的歌碟,不但没有出现轰动效应,反而有评论道,追求表面的炫幻,但却失去了以往的真诚。

马涛走过去安慰:“别管上面的胡说八道,今晚我请几家报社和网站的朋友吃饭,让他们好好吹捧吹捧。”

阿丹没有表态,拎着包走出了办公室。阿丹是个聪明的女孩,难道她不知报上的评论是中肯的。可是如今的社会谁还在乎你歌曲表达的情感和寓意,演唱者抵达人内心的演唱风格呢,都在以生活很累为托词,追求一种浮华的放松。歌曲界如此,影视界难道也不是这样吗?有几部影片是精品力作,炫富追求物质享受,不讲艺术不被看好的烂片反而有很好的票房收入。现在能花钱买碟的都是年轻人,他们才不跟你玩深沉呢。她这样负气地想着,下到楼下步入大街。

“我有吗?”他看着女秘书,把茶杯放回桌上,正言道:“对阿丹的事不许再议论,去吧!”

他在阿丹身上下功夫,既是看到她的演唱潜质,更是垂涎她的美貌,得到如此佳人,花几个钱算得了什么!男人挣钱不就是让女人花的吗?他这样想着。

哥本哈根的一条大街上,身着蓝色长裤,黑色上衣的乌斯娅娜,走进了她投稿的诗歌出版社。

这是一间开间很大的办公室,有四张办公桌,其中两张人离开了。靠门边的有位女编辑在看诗稿,后面左边的一位在电脑上操作着。

听他这样一说,后面操作电脑的男编辑从电脑后伸出头来,他正是负责处理她诗稿的那位编辑。

“不能发出的原因很多,但不能代表你的诗就不好。”男编辑随后找出她的一叠诗稿递给她,“你来了正好,我正要给你寄回呢。”

她来到大厅朝外走,男编辑追了出来对她道:“我认为你的诗写得很好,千万别放弃。”看了看四周无人,“我建议你可改投别的出版社。”

雅塔穿着吊带的灰色筒裙,领口开得较低,露出一截挺拔的乳胸。看了她一眼,不以为然地走了进去。

“不过我想问问,这是为什么?你知道吗?我这样做也许会毁了一个很有前程的年轻诗人。”

傍晚,乌斯娅娜和特里尔走在海堤上,有船只停靠在岸边,也有游弋在海上的,海鸥在空中自由自在地飞翔。

他知道这样事情就一定坏在雅塔身上,但他又不敢把话说明,于是道:“那就换家出版社。”

“在哥本哈根虽然还有其他的出版社,可诗歌出版社是最为有名和最有权威的,被他们退稿的话,其他出版社会有顾忌。”

特里尔领着她径直来到卖钻戒的专柜。售货员是位漂亮姑娘,穿着颇具民族风情的无袖宽边的花衬衫,耳垂上挂着绯红色的玉环,笑起来很甜。

他让她分别拿出几款,他都不很满意。跟过来的店堂经理,让售货员从保险柜中拿出一个包装精致的首饰盒。当精美的盒子被打开后,戒子上镶嵌的钻石,闪烁着莹莹的亮光。他拿起戴在乌斯娅娜的手指上,很配。店堂经理告诉他这款戒指的名称叫“爱的赌注”。

这枚戒指价值一万五千欧元,售货员重新包装好,递给他。他付了款,与乌斯娅娜出了珠宝商铺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